您的位置:首页 > 市州巡礼 > 遂宁
遂宁

涌 子:遥想北方的雪

发布日期:2019-3-18来源: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作者:涌子浏览量:584
详情介绍

遥想北方的雪

涌 子

作者王勇

  12月7日,是特殊的日子。这天、是农历的冬月初一。二十四节气的“大雪”节,该是年度普降雪的一天。从这天伊始,也标志已进入仲冬时段。当日,朋友圈纷纷分享、一代伟人毛泽东主席写的词--《沁园春·雪》。并配上北方下大雪的精美图片。

  而遂州大地,也天气骤变,刮起了风。随即,跟随滴滴哒哒的雨声,不停下开花。却捕捉不到天空,飘下雪花踪影。我没去过北方,更不用说领略北国,那美不胜收的雪景。其是,前几年因工作关系,我去过蜀中大山,也目睹过漫天鹅毛纷纷大雪,装扮崇山峻岭的银雪奇颖世界。

  在我所居住城市,随着城市快速发展,城区很难寻览下雪的影子。思念儿时,县城不大。走上几华里,就能看到江水绕城而过,一片碧绿菜畦尽收眼底,芦苇在河滩风中摇拽。沿灌溉支渠一爿爿茂密桑树林,构筑一道道漂亮的风景线,翠绿的桑叶是养蚕最佐食料;若与年长的大孩同行,攀上树枝、随手摘下硕健的桑果,吮在嘴里、可以是珍馐的美味!

  每到这一天来临,天空总是要下大雪的。而是在头天晚上,大家在沉睡的梦中。雪花悄悄地将屋檐、瓦楞、树梢、山坡……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白雪。前往水凼、能看见晶莹的薄冰,或到有深水的凼凼,捞起形状各异结晶透明的冰条。

  我所居住的小街,本来很热闹。有唱戏、教书、炒菜、撑船、拉车……为生的匠人为邻。邻里之间、同饮一口井的水,共上一间茅房。

 “下雪了!”不知是谁家。最早推开木门,发现了下雪新景。随着他大声地吆喝,邻里四舍纷纷起床,打开房门。这天来临,就更为热闹了。大人一般走到更远河堤边、或架上木梯到屋脊、或攀上大树高端,取上最洁净的雪。当做当日生活之饮水,或用瓦缸来储藏。所要做第一件事,是将火炉、搬在屋前的街檐,迅速劈柴、生火、加碳。将盛满雪块锑锅、置放于炉上,慢慢熬……据说,烧开的雪水,是治疗冻疮良药。在物质贫瘠年代,到了冬季普患冻疮;甚至一些健壮的人,也躲不过“季节病”的袭扰。对我来说,拥有一件棉衣,来暖身是一种奢望,所以用滚烫的雪水擦拭后,也不见愈好。只祈盼春天早日降临,享受温暖的阳光、沐浴患处手脚,又恢复到昔日的光洁。

  最开心、最刺激,莫过三、五成群的孩童。肆意地打雪仗,或做起堆雪人的游戏。但更多人却围着炉灶,烤火取暖。有甚者选上小红薯,放在炉底通风部或临火的边缘处,烤制红苕来食用。若稍富有家庭、取上小砣腊肉,放在锅里与萝卜一起炖上。随着时间缓慢地推进,煮熟了的腊肉香味,随风飘满整条小街,叫人垂涎欲滴。若遇要好的人家,到午饭时切成薄薄大片;用小碗悄悄端来,让你品尝一片,满足这之前地欲望。

  记忆中下雪的日子。总是随着中午来临,炊烟四起,各家匆忙拉开生火煮饭时节。烟雾与热气,随烟道漫出屋顶,飘向了天外。与雨雪交织升华,呈现浮云逐风群涌。这时,降雪也越来变得零稀了……积雪逐渐从屋顶、树干化为水,而消失殆尽。

  午后,随着通红炉膛暗淡下来,灶边的人也不知去向,街上又回到昔日的宁静。

Copyright © 2021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85093859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号
版权所有: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 技术支持: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1600976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