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本网特稿
本网特稿

陈敬生:驳“改革与己无关”论

发布日期:2020-11-17来源: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作者:陈敬生浏览量:91
详情介绍

驳“改革与己无关”论

陈敬生 

  目前,我国正在行以城市为重点的经济体制改革。面对这样一项举世瞩目的伟大事业,亿万人民群众以饱满的政治热情积极投身其中,争当改革的促派。但也有一些人,他们站在改革者的行列之外,对改革评头论足,散布消极情绪。 有这么一种说法:“改革么,那是‘政治家’、‘改革家’的事,与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没有多大的关系”。这是一种比较典型的消极论调,是十分错误和有害的论调。 为什么说它是消极的呢?因为这种论调的散布者们把改革的责任一股脑儿推给了“改革家”,自己则一点责任也不愿承担;不但自己不负责任,还要拉上一般的“平头百姓”和他们一起遛之乎也。 为什么说它是错误的呢?我们认为,持这种观点的同志,他们并不清楚什么叫改革?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改革?更不知道怎么行改革?由于这些基本的观点和问题都没有搞清楚,弄明白,他们就只能不负责任地瞎说一顿,连一点起码的事实依据和理论依据也找不到。 什么叫改革?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改革就是革命,就是革新。经济体制改革就是要改变我国经济管理制度中那些封闭的、传统的、不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要求的陈规陋习,革除寄生在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肌体上的毒瘤和赘疣。 这样的改革,它不能像在温室里培育花草那样雅致,也不会像在斗室中创作文章那样单纯,这是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演出的一幕威武雄壮的活剧。在这幕活剧演出的前前后后,不但要有编剧、导演们的出色工作,而且要有演员们的精彩表演,还要有灯光、布景、道具等工作人员的密切配合,甚至也离不开评论人员的批评指点。 如果说“编剧”、“导演”们就是“改革家”的话,那么,“演员”、“观众”和“评论员”们就算是“平头百姓”了。演戏光有编、导行吗?很显然是不行的。同样道理,要搞好经济体制改革,光有“改革家”而没有“平头百姓”,这改革也是决不能搞起来的。 为什么要行改革?对这个问题,《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中说得很明确:改革是为了建立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经济管理体制,为了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为了国家的兴旺发达和人民的富裕幸福。 这个目的本身就足以说明,改革决不是和“平头百姓”关系不大的事情,而是和党政军民学的各个方面,东西南北中的各个地区,工农兵学商的各个阶层,总之是和千家万户、亿万之众的切身利益,和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都密切相关的。 我们说“无关论”是错误的,还在于持这种观点的同志不知道怎么行改革?毫无疑问,改革应当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有分别、有步骤、积极稳妥地推,不能大轰大嗡,一轰而起。但这决不意味着可以不需要群众,而只靠少数几个人关起门来搞。 中国共产党是为人民谋利益的无产阶级政党,党的事业从根本上说就是亿万人民群众的事业,群众的事业只有依靠群众来办才能办好。 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生命线。无论是在艰苦的战争年代,还是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时期,我们党都“坚定地相信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紧紧地依靠人民群众,从而夺得了革命和建设事业的一个又一个胜利。 在抗日战争中,我们党发出了“为争取千百万群众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奋斗”的庄严号召,组织了浩浩荡荡的革命大军,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终于成就了驱逐日寇出中国的伟大事业。三年的解放战争,则更是一场规模空前的人民战争。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所领导的三大改造运动、农业合作化运动,等等,没有一个不是在广泛发动群众,坚决依靠群众的基础上取得胜利的。 前几年行的农村经济改革之所以能在短时期内取得令人惊奇的成效,其根本原因仍然在于,党中央作出的实行以家庭为主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政策合乎潮流,顺乎人心,得到了亿万农民群众的衷心拥护。他们把这项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表现出了极大的主动性和创造性。 由此可见,要成就一番事业,特别是像经济体制改革这样的关乎全局的伟大事业,不发动和依靠群众,那是不可想象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只是描绘了改革的规划和轮廓,它不可能将改革的方法、步骤等规定得十分具体详尽,也不可能在改革还没有开始之前就为改革提供一整套成功的经验。 这些都将有赖于人民群众在改革的实践中去摸索、去创造。像浙江海盐衬衫厂厂长步鑫生等一大批改革的先行者,在实践中就积累了许多好的经验,有力地推动了经济体制改革的程。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改革与己无关”论与事实不符,与理论无据。它涣散党、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团结,消磨改革者的斗志,窒息人们的创造动能和取精神,助长懦夫懒汉思想的发展。要搞好经济体制的改革,不可不对这种错误的、消极的、有害的自由主义论调展开无情的批判。 

  后记:此文醖酿于1985年初,成文于当年的5月12日,距今已有35年多。虽然时过境迁,但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从未停歇,有关改革的各种非议、腹非也不会绝迹。因此,我觉得,拙文中的一些基本观点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Copyright © 2020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85093859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号
版权所有: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 技术支持: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1600976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