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文学
会员文学

徐元富:英雄团长今何在

发布日期:2020-12-23来源: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作者:徐元富浏览量:512
详情介绍

英雄团长今何在

徐元富

  “川巴州客0064”是一般古老简朴的柴油木船,轰隆隆的驶过鳌溪河,波沟愈来愈宽,却也愈来愈平。

  木船上搭乘着10多位乡人,都是善男信女的大爷大妈,拎着土纸、菜油、香蜡和鞭炮,说是今天是10月19日到明月寺村去赶庙会。

  月儿岩是通往明月寺村的必经之道,船靠码头,便随大爷大妈向明月寺走去。一路青松翠柏,山环水绕,还有秋天的瓜果香味和红土地的清香气息,使我心旷神怡,兴奋不已。

  一位50开外的中年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问我今天写点什么呢?他是明月寺村的党支部书记苟云,随后把我接到了村部办公室。

  久闻你们村发展变化大,还出了不少能人企业家,抓住闪光点就不会放过。我直言奉送。

  我们明月寺村是被“水乡”隔着的“三江四岛”的其中一个孤岛。交通不便,发展滞后,唯有青山绿水是我们的资源,还有一位英雄团长是我们的骄傲。那沧桑的脸庞顿时喜形于色。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进入你村仿佛到了世外桃源,如沐春风。什么英雄团长我怎么没听说过呢?我反问道。

  哎!没听说过的人多了啊!也许被遗忘了。他叹了一口气,却沉默不语了。

  不!是我意外收获,必须挖掘这个英雄团长的故事。让英雄魂归故里,后人永铭心间。

  苟书记望了望天花板,眼睛眨过几下,又低下了头。斜视着问我,真想听吗?还想写吗?也许一本小说不够容纳他的故事,也许你没有那么多眼泪抒发激情。他有些质疑,随后打了几个电话,接着来了几位老乡。

  苟书记向我发问了,你看过电视剧《亮剑》吗?你到过襄阳战役纪念馆吗?你知道齐云、魏建同志是谁吗?你知道襄阳特工团吗?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我既是点头又是摇头。

  苟书记和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讲起了英雄团长苟在和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便笔走龙蛇记录着那深深的情和满满的爱。

  苟在和1912年出生于三江镇的明月寺村,1933年参加红四方面军。后随大军出川,过雪山草地,与中央红军汇合,打过黄河参加太行山战役,几十次打得敌人狼狈逃窜,歼敌不计其数。历任129师先遣支队太行四分区32团的营团军事首长。他所在团的士兵有5万余人,是刘邓大军的铁血战将,是齐云、魏建同志的生死战友(齐云、魏建同志是现在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的姨妈姨夫),是《亮剑》原型王近山同志麾下猛将。在土地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立下了赫赫战功。在襄阳大战中刀劈三关,以少胜多,活捉了国军高级将领康泽、郭勋褀。在激战进攻时,不幸踩上地雷,自己却壮烈牺牲……

  苟书记激情亢奋,拍案而起。我文化不高,杜撰不了这些故事,都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感人吗?

  我眼里含着泪花,陷入沉思。回过神来连声说感人!太感人了!

  苟在和一个侄儿说,不记得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的某年某月某日,他接到了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李德生的一封信,叫苟在和的亲人好友到重庆面见。当时由于交通不便,家庭经济匮乏,既辜负了首长的心意,也未给叔叔争面子,现在想起来既惭愧又遗憾。叔叔为国捐躯,是我们家乡的骄傲,也是国家的荣耀。我们只有继承他的遗志,努力建设家乡。

  2018年,一位神秘老人造访明月寺村,他就是苟在和所在部队的继任团长顾竞。他拄着拐杖,却精神焕发。看到明月寺山清水秀的村庄,连声感叹英雄的故乡是个好地方!当他来到苟在和的诞生地,木屋倾斜,瓦砾遍地,凄凉荒芜,便长跪不起,痛哭流涕。我以为英雄团长有个雄伟壮丽、高端大气的纪念馆,没想到连诞生地老屋如此破烂不堪!英雄团长魂归何处啊?魄在哪里啊?随即大声问道,有谁知道这个英雄人物?年轻人都是摇头不语,小孩子躲躲闪闪,甚至跑得不见人影。苟团长另一个侄儿说,自从他出去了就未见过面,杳无音信,也不知身首何处?

  一位鮐背高龄的老人叫苟在仕,战战兢兢地说,我们是发小,他比我大几岁。家庭出身贫寒,姊妹兄弟多,排行老二。未吃过一顿饱饭,未读过一天书。可他上进心强,经常到私塾校门外听课识字,多少学到了一些知识。他在孩子群中就是老大,我们都听他的。

  他从小反对封建社会的剥削阶级,爱憎分明,不畏强暴,敢于斗争。当地杨财主家养了一条高大威猛的看家狗,见生人吠,见穷人咬。他看在眼里,恨在心理,便背着马刀,潜伏在杨财主的院内砍死了那只恶犬。杨财主气急败坏,要他一命抵一命。苟在和联合几个小伙伴连夜出逃,趁机参加了红四方面军,此后我们便再也没见过面了。后来听说他牺牲了,成了大英雄。哎!今天我过上了幸福生活,而他却长眠九泉,想念他啊!

  老人讲得泪湿衣襟,感动不已,顾团长也是热泪盈眶。说,我今天更加了解了他年少的经历,我要在回忆录中浓墨重彩地记下来。我们的英雄团长从小骨子里就有一种英雄气概,坚定了革命理想信念,对党对人民忠贞不渝。我今天要向英雄的家人们讲一些他的英雄故事,让流失的岁月和遗忘的历史重新回归现实,让英雄的气概弥散九州,让英雄的魂魄回归故里。

  1933年,苟在和参加了红四方面军。炼就了过硬的杀敌本领,多次参战击溃国民党反动派军阀田颂饶的部队,为解放巴中做出了卓越贡献。在巴中有个著名战役叫杀牛坪战役,他当时还是个新兵蛋子,连枪都不会用。可他冲在最前线,英勇阻击敌人,歼敌千余人,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当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5年随红四方面军北上抗日,过雪山草地到达陕北根据地。他吃苦耐劳,英勇顽强,深得李德生等各位首长信任。历任班长、排长、连长等职务。

  他善于学习,常常运用毛泽东的游击战术,打得敌人溃不成军。在抢渡黄河时,部队被敌军堵在黄河北岸,他带领几名士兵夜渡黄河,有的溺水而亡。他抱着为战友复仇和大部队渡河开道,只身游过黄河,钻进山洞,东一枪西一枪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为红军顺利渡过黄河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随刘邓大军挺进太行山时,他被提拔为特工团团长,指挥和带领5万人部队挥师而下,无往而不胜。他的两名警卫在送信途中被土匪打死,他冲上去两马刀砍掉了土匪的脑袋,却受到了部队首长的严厉批评和惩罚。他悔过自新,立马改正,在数次战役中屡立战功,被誉为“特工战神”。

  抗战时期,我军装备落后,生活条件艰难。为了打退日本鬼子的武装侵略,他巧妙运用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打得敌人节节败退。只要听到是苟在和部队,敌人便落荒而逃。在上党战役、兰封战役、邯郸战役和鲁西南战役都取得了丰硕成果。在上党战役中歼敌无数,缴获大批战利品。而他带领的500名士兵阵亡了25人,当地百姓献出自己的棺材掩埋遇难战友。一个睿智的指挥官加上百姓的支持,肯定就是一场胜利的战争。

  1945年,苟在和的部队住进了山西省平顺县,他与地下党女交通员段金巧自由恋爱结为革命夫妇,第2年得子。由于当时战事频发,无暇顾及母子。段金巧带着儿子回到了平顺县城,夫妻和父子分别后再无音信。

  1948年7月2日,解放战争的襄樊战役打响了,中央命令第六纵队司令员王近山统一指挥。他采用“猛虎掏心”战术,集中主力“刀劈三关”(琵琶山、真武山和城西铁佛寺)然后依托关西,突破城垣。苟在和所在部队光荣接受了攻占琵琶山的艰巨任务。

  蒋介石命令特务头子康泽抵抗迎战。敌人构筑了战壕、铁丝网、地雷、毒气弹等先进设施,天上飞机驰援,地下兵火密集。苟在和带领三个营对敌发起猛烈攻击,激战15分钟全歼琵琶山守敌。康泽随即派来重兵和火炮,致使琵琶山几易其手。苟在和率领士兵从悬崖上爬上去压制敌人重机枪火力,他不顾全身伤痕累累,疼痛难忍,却靠前指挥,冲锋陷阵。当他冲上山顶时发现敌人埋下不少地雷,便小心翼翼排雷。却仍然不幸踩中地雷,他大叫一声闪开!随即双手推开身边两名战士。一声巨响,苟在和壮烈牺牲,年仅34岁。

  苟在和所在部队的战士抱着为团长复仇的阶级兄弟感情,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英勇战斗,前仆后继。首先突破西城,登上城墙,活着了敌人特务头子康泽和副手郭勋祺,歼敌2万余人,成为闻名全国的五路大捷之一。

  苟在和是襄阳战役中牺牲***别的军官,所在部队被授予“襄阳特功团”的光荣称号。苟在和的遗体被安埋在襄阳。襄阳人民为了纪念特工团长苟在和,于2008年建修了革命烈士纪念馆,特为苟在和塑了铜像。每年清明节有成千上万的群众前去瞻仰缅怀革命先烈。

  解放后,段金巧担任了平顺县妇救会主任。1973年李德生首长派人送去了《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段金巧才知道丈夫战死沙场。

  顾团长讲得泪流满面,在场听众泣不成声,为牺牲的英雄团长悲伤至极。顾团长随后慷慨解囊捐献了1万元,特地嘱托我们为英雄团长树碑立传,让英雄的魂魄归去来兮。

  我听了苟书记对顾团长的复述和当地群众支离破碎的描述,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便前往苟在和的诞生地一睹真容。

  一路上,我闻到了三江醇酒厂的浓烈芳香;看到了气定神闲的新农村风貌;听到了鳌溪河里游船的马达声声不息;还有明月寺庙会的鞭炮齐鸣。是一个动静相宜却又充满生机的村庄。

  当我走进三江明月现代种植示范园,一位叫杨怀的能人正在开启一段故事,续写一段传奇。他致力于鳌溪河的红土地上建设三江明月田园耕读示范园,串联区域自然与人文资源,打造明月寺乡村旅游发展,构筑产业融合双轮驱动模式,实现观——药——食同源。他这是在实现世界平民教育家晏阳初的理论,也是在发扬英雄团长的大无畏精神。

  苟书记说,我村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国道G245即将开工建设了,有几座大桥连接“三江四岛”,我们孤岛村的交通将会四通八达。

  整个明月寺村像一幅美丽的画卷,栩栩如生展现在我面前。

  我来到英雄团长的诞生地傻眼了,不知什么年代建修的一幢老屋残垣断壁,千疮百孔,却有摇摇欲坠的感觉。屋外有稀稀疏疏的几根松柏树,还有几丛毛竹和斑竹,在微风吹拂下左右摇摆。我心凄凉,还是打起精神向英雄故居行了一个注目礼。

  《二十四史》很短,历史烽烟的每个片段却很长很长。一个人生命尺寸可以忽略不计,而有价值意义的故事应流芳百世。而英雄团长的故事有多少人记得?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仿佛看到了国庆阅兵礼车上“襄阳特工团”的旌旗从长安街飘飘而来……上面是否有一滴英雄团长的鲜血呢?

  我驻足良久,产生一个强烈的愿望,何时能建一个英雄团长纪念馆?了却顾团长和老百姓心愿,让英雄魂归故里。哪怕就是简单一点也好!

Copyright © 2021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85093859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号
版权所有: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 技术支持: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1600976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