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府教育
天府教育

《荷塘月色》中的暗典赏析

发布日期:2021-1-2来源: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作者:罗自强浏览量:100
详情介绍

《荷塘月色》中的暗典赏析

德阳市黄许职中 罗自强

  为了一定的修辞目的,在自己的言语作品中明引或暗引古代故事或有来历的现成话,这种修辞手法叫做用典。用典是中国古代文学的一个传统,根据用典的表现形式,一般分明用和暗用两种情况。朱自清先生作为一位研究中国古典文学的著名学者,深谙用典之道,在自己的现代散文创作中也自觉发扬这种传统,对典故屡有妙用,《荷塘月色》中的诸多用典就堪称典范。但令人遗憾的是,在论及《荷塘月色》用典时,许多论者往往只涉及两处明用,而忽略了若干暗用。

  许多论者认为,《荷塘月色》中运用了两个典故,一是引用了南朝梁代皇帝梁元帝萧绎的《采莲赋》的句子,一是引用南朝乐府民歌《西洲曲》的诗句。朱先生借用这两个典故确实曲折含蓄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思:一是对那种天真烂漫,无拘无束,充满活力的爱情的神往; 二是对现实生活缺少青春的活力和快乐的无尽遗憾; 三是仍抱有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希望,为情感生活在自己的心田里划出了一方净土。‚当然,这两处用典的好处,“前人之述备矣”,无须我再赘言。我想指出的是:这两处用典仅仅是本文明用的典故,由于它们均有可供识别的标志,如“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和“于是又记起《西洲曲》里的句子”这些明示了出处的语句,使用典一目了然,自然好识别;然而,文中还有若干暗用的典故,由于朱先生把这些典故和文章中自己的话语弥缝得很好,几乎看不出用典的痕迹而被众多论者所忽略,殊为可惜、可叹。本文拟就《荷塘月色》的几处暗用典故做点探讨,赏析,卑之无甚高论,愿就教于方家。

  其一,“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中的“田田”一词,典出古乐府《江南曲·江南可采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作者于原诗中拣取“田田”二字放入新的语境,给活泼的散文语境带来一种古诗般的典雅。眼前满塘的荷叶,一片连着一片,挤挤挨挨,重重叠叠,参差错落,以“田田”来形容它们的样子,既贴切描绘出了荷叶整体上繁茂的气势和勃勃生机,又突出了荷叶空间分布上的紧簇感,语言也显得生动而又雅致。

  其二,“叶子出水很高,象亭亭的舞女的裙”,“亭亭”一词,出典甚多。如:

  汉 · 刘桢《赠从弟》诗之二:“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

  魏晋 · 曹丕《杂诗》:“西北有浮云,亭亭如车盖。”

  南朝 · 梁 · 孔稚珪《北山移文》:“若其亭亭玉表,皎皎霞外。”

  南朝 · 梁 · 沈约《丽人赋》:“亭亭似月,嬿婉如春。”

  隋 · 杜公瞻《咏同心芙蓉》:“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

  宋 · 周敦颐《爱莲说》:“亭亭净植。”

  明 · 归有光《项脊轩志》:“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这些诗文中的“亭亭”均有描写或表现对象高耸直立、明亮美好的意思。朱自清先生引之以描绘舞女的形象来比喻荷干的挺拔高擎,显示出荷叶临风摇曳,风姿绰约的美丽形态,给人一种灵动飘逸的优雅感。荷干的高颀挺拔,荷叶的浑圆舒展,造型非常美,使人联想到月光下翩翩起舞的舞女,裙摆随舞姿飘荡洒脱的样子,轻灵而欢快,高雅而美丽。

  其三,“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其中的“脉脉”是从成语“含情脉脉”中典化出来的。“含情脉脉”出自唐代李德裕《二芳丛赋》:“一则含情脉脉,如有思而不得,类西施之容冶。”表示饱含温情,默默地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感情,常用以形容少女面对意中人稍带娇羞但又无限关切的表情。朱先生这里虽然只截取了“脉脉”二字,却了无痕迹、弥缝无间地搭配在新的语境中,既出神入化地表现了流水深含情感的神韵,又委婉舒缓地写出了自己心中那“流水”的绵绵无声,让人油然生出一种轻荡漫漾、流连依依的温润感。一个普通的成语,在朱先生的笔下,变得如此简约灵动、耳目一新,真不愧是点铁成金的语言大师!

  其四,“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这一句的“笼”字,典出杜牧《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句。

  杜牧诗中的“笼”用得妙极,如果写成“寒水生烟沙上月”就没什么味道了。诗人连用两个“笼”字来缀连“烟”、“寒水”、“月”、“沙”四个意象。“笼”字不像“罩”字那么硬,似乎当头盖下,密不透风,也不像“遮”字那样刚,似乎迎面有一重屏障,而是有一种轻柔、迷朦、弥漫地包裹起来的感觉。于是,暮烟与寒水、月光与沙色便溶溶地呈现了一种朦朦胧胧的色泽,而人心灵中那种感觉也就像轻雾一样弥漫着,预示着一种茫然与怅惘情绪氛围的来临。ƒ

  朱自清在艺术上可谓杜牧的千古知音,这也许就是真正的诗人们在艺术感觉上的心有灵犀吧!他这天晚上也许确实没有杜牧诗中所藏的那份深沉的忧患意识,但就眼前景物和此时酝酿于内心的情绪、情感来说,形式上是极为相似的。当时作者心里“颇不宁静”,为排遣这种心情而在荷塘边漫步,月色下的荷塘如画如歌,荷塘上的月色似梦似诗,但他始终无法真正摆脱内心的孤独、苦闷和寂寞,这番良辰美景并未能使他心情平静。虽然那素雅、朦胧、和谐、宁谧的荷塘与月色让他暂时获得了一份宁静与自由,但那毕竟是暂时的,过中“淡淡的哀愁”时不时浮上心头,真所谓“剪不断,理还乱”。所以,这“笼着轻纱的梦”一般的花和叶虽然轻柔、迷朦,但总带着点茫然与怅惘,让人多少感到些微冷清愁寂的气氛。

  一个“笼”字,看似普普通通,却渊源深厚,竟然和千年前的杜牧两相应和,圆融出相似而又别致的情绪与意境,真可谓不着痕迹,尽得风流。

  此外,还需要作点说明的是,“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中的“画”字,用法虽然和唐代贺知章《咏柳》中“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裁”字用法类似,效果上也异曲同工,但仅仅是辞法相仿,“画”和“裁”两字在意思上并无任何联系,算不得用典。贺的两句诗把春风比作“剪刀”,拟人化地用一个“裁”字,使乍暖还寒的二月春风由无形化为有形,既显示出春风的神奇灵巧,又自然而然引出人的想象和追问:是谁的手执起了那把神奇剪刀?又是谁有如此的匠心和巧手?由此,诗人由咏柳而咏春风,由咏春风而咏春天的创造力,进而歌咏了造化的伟力、自然的活力。一个“裁”字,使诗意环环相扣,虚实相生,抽象的主观情思,完全被形象化了,难怪清代黄周星《唐诗快》评说《咏柳》此处是“尖巧语,却非有雕琢而得”,足见其多么新巧灵动而又自然贴切了。朱先生在这里也许受了贺诗的启发,仿用了贺知章的思维方式及其观察、描写柳叶的角度来表现映在荷叶上的杨柳的“倩影”。“倩影”本来是映在荷叶上的,作者却说成“画”在荷叶上,“画”含有人为的动作,仿佛有无形的手在展纸挥墨描绘“倩影”。“画”这个动词显然是经朱先生精心锤炼过的,与“倩影”也搭配得极为自然,既表现了一种优雅深厚的文学趣味,又流露出作者轻松自在的欢悦之情,确实与贺诗的“裁”大有异曲同工之妙。

Copyright © 2021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85093859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号
版权所有: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 技术支持: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16009762号-4